有研究人员南方古猿种是人类族谱的祖先,人类进化史上曾有争议的鲁道夫人种确实存在

2010年,南非考古人员发掘出神秘的人类头骨,距今大约190万年,这是南方古猿种的珍贵化石,古老的古人类化石非常罕见,因此这支古人类的进化成为科学家关注的焦点。

一个国际研究小组在新一期英国《自然》杂志上报告说,在肯尼亚新发现的一些古人类化石说明,人类进化史上曾有争议的鲁道夫人确实存在,这显示出古人类的进化比原有认识更为复杂。

有研究人员南方古猿种是人类族谱的祖先,现代人类的祖先而非一个演化分支,但人类却是唯一幸存的种类,在人类之前还有其他更为神秘的古人类,它们的演化直接奠定了现代人类的基础。

有关鲁道夫人的争议始于1972年,当时考古学家在肯尼亚发现了一个早期猿人头骨化石,根据化石判断,这种人种脑部较大、面部长而平,与已知的其他古人类、如在同一时期存在的直立人不同,他被命名为鲁道夫人。但由于只有这一个完整的头骨化石,不能确定这是一个人属的新种,还是某一个体的变异。

在最新一期的英国《自然》杂志上,由英国古人类学家麦维·利基(Meave
Leakey)博士领导的国际研究小组发表报告称,在肯尼亚新发现的一些古人类化石说明,人类进化史上曾有争议的鲁道夫人种确实存在。这一新的发现,让古人类的进化比原有的认识更为复杂。

由此引发了一个更深层的讨论,在人类之前是否存在古人类文明,人类可能继承了它们的智慧。

一个国际研究小组此次报告说,在肯尼亚北部当年发现第一个鲁道夫人头骨化石的地区,又新发现了两块下颌化石和一块脸骨化石,它们的特征与当年发现的头骨化石相似,因此,可以确认鲁道夫人是一个独立的古人种。

新的面孔

图片 1

这三块化石的测年结果显示,他们生活在195万年前至178万年前,说明在这段时间里,人类的祖先我们庭比原有认识更为复杂。这意味着古猿进化可能不只有直立人这一条道路。而同时期存在的鲁道夫人与直立人之间有何互动,也成为了摆在考古学家面前的新课题。
    来源:新华网

鲁道夫人的发现始于1972年。那一年,英国人理查德·利基(Richard
Leakey)博士(麦维·利基的丈夫),在被誉为“人类摇篮”的肯尼亚图尔卡纳湖地区,发现了一个200万年前的早期猿人头骨化石。 

距今18000年的哈比人是考古学家重点考察的对象,我们也以称之为霍比特人。1.8万年的化石暗示,身高仅为1米的哈比人表现出智慧的特点,它们属于弗洛瑞斯人种,在2003年首次被发现于弗洛瑞斯岛上。

根据化石判断,这个人种脑部较大、面部长而平,与已知的其他古人类比如在同一时期存在的直立人不同,他被命名为鲁道夫人。

弗洛瑞斯岛是印度尼西亚东努沙登加拉省岛屿,北临弗洛勒斯海,南滨松巴海峡和萨武海,长约380公里,最高峰拉纳加山海拔2400米。弗洛瑞斯人种的特点是矮小,矮小的体形让人联想到霍比特人的绰号。

这块化石被编为“1470”号头骨,在人类学和考古学界盛名远扬。但因为只有这一个完整的头骨化石,不能确定这是一个人属的新种,还是某一个体的变异。40年来,理查德博士一家和其他科学家便一直在该地区找寻该物种的其他化石。

图片 2

2007年至2009年,由麦维领导的研究小组,在距离发现1470号头骨不足10公里的地方,又发掘出三块化石,其中包括一块脸骨、一块几近完整的下颚骨和第二个下颚骨的部分骨块。这些化石的年份大约在195万年至178万年前。

最新的考古学发现认为,弗洛瑞斯人种是人类血统的一个独特分支,它可能起源于现代人的祖先直立猿人,或者起源于一个更加古老的人类物种能人,它们具有早期的智慧,有别于猿。

研究小组分析发现,新发现的三块化石呈现出更加清晰的1470号早期人类的相貌。因此他们确认,地球上曾存在过另一种颅骨大而长、面部扁平的早期人类。这个人种与人类的另外两个祖先能人、直立人生活在同一时期,而且也曾生活在同样的地区——肯尼亚图尔卡纳湖地区。

弗洛瑞斯人种大脑大约只有600立方厘米,从能人进化而来,。日本国家自然科学博物馆的考古学家发现,弗洛瑞斯人种在岛屿上生存的时候患有侏儒症,这是它们在特殊的环境下向相反的方向演化,别看它们矮,但是拥有智慧。

这也意味着,经过40年的搜寻后,研究人员终于可以为鲁道夫人赋予一幅新的面孔。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现代人类的祖先可能为鲁道夫人。考古学家在肯尼亚发现了一个早期猿人头骨化石,化石分析结果认为这个头骨化石脑部较大、面部长而平,与已知的其他古人类、如在同一时期存在的直立人不同,他被命名为鲁道夫人。

平脸少年

图片 3

这个新面孔和其他古人类究竟有什么不同?科学家称这两块下颌骨和脸骨化石属于一个少年,从化石的特征可以推测出该少年的脑袋相当大且偏长,而且面部很平。

这是人类进化史上曾有争议的祖先之一,它们拥有早期智慧。肯尼亚北部也发现了两块下颌化石和一块脸骨化石,测年结果显示时间为在195万年前至178万年前,这暗示鲁道夫人与直立人之间存在交集。

“一般的古人类化石的脸部都是向前突出的,而1470的面部则和其它古人类化石相反,是平坦而宽阔的。”麦维说:“他们的大脑开始占据前额的一些位置,因为毕竟他们的大脑相当大,但是要和直立人的大脑相比还是不能同日而语。”

图片 4

此外,麦维说:“他们的脸颊骨突出很多,这意味着他们拥有非常强大的咀嚼力。”由于这种在咀嚼上的优势地位,这个平脸的大头少年,可能会选择在生长有丰富坚果或坚硬果实的地区生活,甚至可能会吃肉。而能人和直立人则倾向于食用较柔软的食物。

人类进化史上最大的问题是人类如何从猿演化到人,这也引发了人类之前是否有古文明存在的探讨,最新的考古学理论认为现代人类的祖先可能来自两个物种,在现代人类之前还有更加神秘的古人类。

如果当时这一地区真的有3个不同的人类族群共处,他们之间是如何相处的?对此,并未参与研究的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人类起源研究所主任威廉·金贝儿的意见是:“考虑到这三种古人类都已经是双足动物,他们之间的差异已经仅仅是生活上的了——他们选择在哪里栖息,他们吃的食物等等,而不是一些重要能力上的差别,比如攀爬能力等等。”他表示,现在是“假设他们是如何瓜分他们的世界的”时候了。

格鲁吉亚共和国还发现过一个185万年前的头骨,这增加了人类祖先源自哪个人种进化的难题,可以肯定的是,在人类之前,存在几支具有智慧的人种,它们分布在非洲和亚洲。

谈及新发现,麦维的项目合作人、英国伦敦大学学院教授弗雷德·斯波尔说:“最新发现的三块化石将极大地帮助我们认知发生在约200万年前的人类种群进化、繁荣的情况。”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只是,在后来的进化中,鲁道夫人究竟去向了哪里,这些还不得而知。

不速之客

对于这个鲁道夫人的消息,祖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古人类研究室主任、博士研究生导师刘武教授的反应比较谨慎。

他多年来一直从事人类起源演化等研究,先后在美国、日本、法国、南非、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进行研究工作,主持和参加了多项国家和科学院的研究课题。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人类发展是一条直线轨迹,其中出现一些分支或者不同的表现形式再正常不过了。

刘武教授为我们简单描述了从古猿到人的进化过程:大约700万年前,在非洲的某地,某一古猿发生了变化,开始了向人类进化的过程;400万年前,肯尼亚、乍得等地开始有了能双足行走的人类学意义上的南方古猿。

之后,约200万年前,真正意义上的人类——能人,也就是能制造工具的人出现了。再往后,大约170万年前,能直立行走、有了语言能力的直立人出现了。大约30万年前,直立人开始逐渐进化为智人,人类的文明开始萌起。其中,原始智人大约在30万年到12.5万年前,之后就是生活在12.5万年前到大约4万年前的智人叫尼安德特人,因发现于德国的尼安德特河流域的一个山洞而得名,
他们解剖结构已经与现代人基本相似。智人之后,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现代人。

而现在,如果麦维等人的新发现属实的话,那么鲁道夫人的出现,就像一个不速之客,打破了原来通常认为的过去200万年里人类进化三阶段的认识:从能人到直立人再到智人。鲁道夫人同时和能人、直立人生活在同一个年代、同一个地区,这意味着古猿进化可能不止直立人这一条道路。

人类进化的黎明时分,将变得更为扑朔迷离。我们似乎还应该把已经灭绝的亲戚和祖先们按照时间顺序和亲缘关系排列起来,在这样一棵人类进化之树,能人和直立人也许都只是这棵树上的“枝条”,而不是“树干”。

仍存争议

发现头骨和骨架是一回事,解释它们又是另外一回事。有学者质疑鲁道夫人是否属于一个新人种。

一些研究人员认为,被认为是鲁道夫人的1470化石和新的化石可能是能人的相同类群(或生物组)的成员,这是因为能人的化石发现得很少,因此,“我们仍然并不了解能人。”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古人类学家提摩西·怀特这样说道。

刘武教授认为,鲁道夫人种新化石的发现确实可以证明人类进化并非直线形而是有不少的分支,或者是不同的表现形式,英国《自然》杂志和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已经表达得很清晰了。他谨慎地说:“至少增加了多样性的证据。至于是不是可以就此证明鲁道夫人的存在,还是有商椎余地的。”

祖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也表示,由于目前发现的鲁道夫人化石数量不多,不足以证明鲁道夫人是独立的古人种,现在下结论说鲁道夫人是另一种早期人类还为时过早。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迄今为止人类概括的有关直立人的特征不够全面,而现有的鲁道夫人化石只是个例。但王巍也表示,这个发现确实丰富了人们对早期人类的认识,值得考古学家进一步研究。

但从科学发展的历程来看,一切皆有可能。即便是已在科学界获得广泛共识的理论,随着更好的论点的提出和新的物证的发现,原有结论完全有可能被推翻,再创新的理论。

而特立独行、挑战传统正是利基家族的血统:从20世纪下半期开始,正是因为有了路易斯·利基夫妇及大儿子乔纳森·利基,以及次子理查德·利基及其妻子等人在东非大裂谷的一系列重大开创性发现,古人类学家才将人类的起源地确定为非洲,而不是此前认为的东南亚,并且将能人的出现时间提早到了200万年前,而不是原先的100万年前。

看来,要想让大自然供出她内心的秘密,说出人类祖先之谜,人类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更多的努力。

   作者:文敏 张鸯    来源:浙江日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