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三杰,不过至少比《竹书记年》这一类的书可信度高那么一些——像

宋末三杰,不过至少比《竹书记年》这一类的书可信度高那么一些——像。文天祥,初名云孙,字宋瑞,一字履善。自号文山、浮休道人。江西吉州庐陵人,宋末政治家、文学家,爱国诗人,抗元名臣,民族英雄,与陆秀夫、张世杰并称为“宋末三杰”。宝祐四年状元及第,官至右丞相,封信国公。于五坡岭兵败被俘,宁死不降。至元十九年十二月初九,在柴市从容就义。着有《文山诗集》、《指南录》、《指南后录》、《正气歌》等。

文丞相有段故事,记载于《宋稗类钞》。这书看名字也能明白了,就是一堆野史的集子。不过至少比《竹书记年》这一类的书可信度高那么一些——像“尧幽囚舜野死”这一类的记载,后人伪作的可能性相当高,毕竟原本是什么早就没人知道了。不过《竹书记年》本身的起落跌宕也很有意思。

宋末三杰,不过至少比《竹书记年》这一类的书可信度高那么一些——像。南宋虽然覆没,但输得是这样的悲壮,这样有节烈之气,勇士们面对外族入侵和压迫,拼死抵抗,为争取民族生存、自尊、自卫而英勇献身,义无反顾。于是,他们中的领袖:张世杰、陆秀夫与文天祥,被称为“宋末三杰”。

图片 1

宋末三杰,不过至少比《竹书记年》这一类的书可信度高那么一些——像。正史记载,文天祥在德祐二年作为使臣到元军大营与元朝丞相伯颜谈判。在此之前,《宋类稗钞》记了一个不见于正史的段子,文天祥出使之前把自家的幕僚召集起来,交代事宜。期间谈到出事儿了怎么办,幕僚们讲,您死了,我们也不打算活了!文天祥听完,笑着讲了个故事,说有个叫刘玉川的读书人,和一位青楼姑娘相爱,相互间海誓山盟情比金坚,俩人赌咒要白头偕老。于是这位姑娘也不接客了,也不工作了,一心一意侍奉这位刘玉川。然后,像所有这类故事一样,刘玉川考上了进士,于是做官了。青楼姑娘当然很高兴啊,我侍奉你这么久,眼看着咱俩的苦日子就要到头了,就想着和刘玉川一同赴任。但刘玉川不乐意了——这自古以来都不罕见。刘玉川就骗她说朝廷不允许带家眷赴任,但要没了你,我也不想一个人做官,干脆咱俩自杀吧,一了百了。姑娘觉得也算个办法,并且还觉得刘玉川这人果然重视自己,就同意了。于是刘玉川搞了一杯毒酒,要一人喝一半。姑娘先喝,喝掉一半后把杯子递给刘玉川,但刘却不喝……最后姑娘当然就是死掉了。于是刘玉川单人赴任。

图片 2

宋末三杰,不过至少比《竹书记年》这一类的书可信度高那么一些——像。宋恭宗德祐二年,京城临安眼看就要陷落了,身为右丞相的文天祥对他的幕僚们说:“形势到了这步田地,大家该怎么办?”

宋末三杰,不过至少比《竹书记年》这一类的书可信度高那么一些——像。——你们不会是拿刘玉川当榜样把我当那傻姑娘吧?

张世杰、文天祥、陆秀夫被称为“宋亡三杰”。南宋虽然覆没,但输得是这样的悲壮,这样有节烈之气,勇士们面对外族入侵和压迫,拼死抵抗,为争取民族生存、自尊、自卫而英勇献身,义无反顾。于是,他们中的领袖:张世杰、陆秀夫与文天祥被称为“宋末三杰”。

宋末三杰,不过至少比《竹书记年》这一类的书可信度高那么一些——像。有位幕僚说:“大不了一团血!”文天祥问道:“此话怎讲?”那幕僚又说:“我的意思是,您文公要是打算死,就请允许大家都跟您一起死!”

宋末三杰,不过至少比《竹书记年》这一类的书可信度高那么一些——像。宋末三杰,不过至少比《竹书记年》这一类的书可信度高那么一些——像。于是众人皆笑。

图片 3

宋末三杰,不过至少比《竹书记年》这一类的书可信度高那么一些——像。宋末三杰,不过至少比《竹书记年》这一类的书可信度高那么一些——像。宋末三杰,不过至少比《竹书记年》这一类的书可信度高那么一些——像。文夭祥笑了笑,说道:“你知道从前有个叫刘玉川的吗?他和一个妓女混在一起,情深意浓,相约着要白头偕老。这个妓女就谢绝宾客,一心一意跟刘玉川好。后来,刘玉川中了进士,得了官职,妓女想随他一起去赴任。刘玉川发起愁来,就骗她道:“朝廷有规矩,根本不许带家眷。现在进退两难,实在不好办,我情愿跟你一起死掉,也决不一个人去上任。”妓女听信了,十分感动。于是刘玉川准备好了毒药,倒在一个杯子里,约好一人一半,而让妓女先喝。那妓女毫不犹豫,先喝下了一半,把剩下的一半递给刘玉川,刘玉川却不喝了。妓女不一会儿便一命归西。刘玉川除掉了障碍,高高兴兴地独自赴任而去。现在诸位说得这么慷慨,该不是要学刘玉川吧?”

宋末三杰,不过至少比《竹书记年》这一类的书可信度高那么一些——像。虽然这整个事件看起来不过是文天祥在敲打他家的幕僚而已,但说不定他本人对于“忠”的看法还真就像是故事所言。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此人之常情,很不错。但人家送你桃你却给人家毒药,就有点丧心病狂。

宋末三杰,不过至少比《竹书记年》这一类的书可信度高那么一些——像。张世杰,涿州范阳人。宋末抗元名将,民族英雄。太傅,枢密副使,封越国公。与陆秀夫、文天祥并称“宋末三杰”。先后拥立南宋二帝,誓不降元,最终兵败崖山海战,因飓风毁船,溺死于平章山下。

宋末三杰,不过至少比《竹书记年》这一类的书可信度高那么一些——像。宋末三杰,不过至少比《竹书记年》这一类的书可信度高那么一些——像。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那么,在你给我毒药的时候,我干嘛还要给你桃子呢?

图片 4

这种“礼尚往来”的忠,不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先秦时“忠”的本来面目吗?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君要有个君的样子臣要有个臣的样子,如果你君没有个君的样子,那你也别怪我臣子没个臣子的样子了。

陆秀夫,字君实,一字宴翁,别号东江,楚州盐城长建里人。南宋左丞相,抗元名臣,与文天祥、张世杰并称为“宋末三杰”。崖山海战兵败,背着卫王赵昺赴海而死。时年四十四岁。

大家再回头看文天祥当时的处境。在元朝的打击下宋军节节败退,将领们逃的逃死的死败的败,连皇帝与太皇太后都决意要投降。文天祥多次上书,各种建议一堆堆地提,但都被驳斥为阔论,被说不好实行。到底好不好实行我们现在当然也不敢下定论,但由此可知南宋已经渐渐有点刘玉川的味道了。

图片 5

说到底,看文天祥的所作所为,他忠的肯定不是皇帝。他所效忠的对象,我觉得,一小部分是“中原”,一大部分是他的“右丞相”职位。

文天祥,初名云孙,字宋瑞,一字履善。自号文山、浮休道人。江西吉州庐陵人,宋末政治家、文学家,爱国诗人,抗元名臣,民族英雄,与陆秀夫、张世杰并称为“宋末三杰”。宝祐四年状元及第,官至右丞相,封信国公。于五坡岭兵败被俘,宁死不降。至元十九年十二月初九,在柴市从容就义。着有《文山诗集》、《指南录》、《指南后录》、《正气歌》等。

这也就是“忠”在儒家里最早最单纯的含义了吧。

图片 6

两个例子讲完了,怎么评判我们先不去讨论,我们来正式看董仲舒的天人三策。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大家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元光元年,汉武帝年轻的时候,广召天下贤材,问问题。

具体流程是这样的:汉武帝把想问的东西写在竹简上,发给大家。这个竹简就叫做“策”。我们看完竹简之后就回答上面的问题,谓之“对策”——没错,这个词儿最早就是从这里来的。

汉武帝第一次策问,问的是这么个问题:

“盖闻五帝三王之道,改制作乐而天下洽和,百王同之。当虞氏之乐莫盛于《韶》,于周莫盛于《勺》。圣王已没,钟鼓管弦之声未衰,而大道微缺,陵夷至乎桀纣之行,王道大坏矣。夫五百年之间,守文之君,当涂之士,欲则先王之法以戴翼其世者甚众,然犹不能反,日以仆灭,至后王而后止,岂其所持操或悖缪而失其统与?固天降命不可复反,必推之于大衰而后息与?乌乎!凡所为屑屑,夙兴夜寐,务法上古者,又将无补与?三代受命,其符安在?灾异之变,何缘而起?性命之情,或夭或寿,或仁或鄙,习闻其号,未烛厥理。伊欲风流而令行,刑轻而奸改,百姓和乐,政事宣昭,何修何饬而膏露降,百谷登,德润四海,泽臻草木,三光全,寒暑平,受天之祜,享鬼神之灵,德泽洋溢,施乎方外,延及群生?”

唔……放原文来凑字数,是有点无耻。放心,我已经替我们惩罚过这作者了,我们就用不着再兴师动众。

整理一下这个问题,大致是这样的:三皇五帝的时候搞了一套礼乐制度,天下由是大兴,后世纷纷效仿,也都做得不错。但奇怪的是,礼乐制度仍然运行得没什么问题,大道却自己开始衰落了,直到夏桀商纣把一切搞砸掉。然而在大道兴盛到大道衰落之间五百年多年,朝堂内各种能人圣人神人再牛的人,也没办法扭转这种衰落的趋势,只有下一个朝代的王把一切推翻才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是那群人没有好好实行治国大道吗?还是说老天爷就是这鸟脾气,天命只给一次,中途就是不能复反?那要这么说,我干嘛还要学上古那一套呢?反正是天命而已。但如果老天爷真就是这么个鬼样子,那到底有没有可以尽人事的地方呢?人力能不能对天命有所影响呢?

——怎么才能把团队治理好呢?

于是董仲舒先拍了汉武帝两记马屁,正式开始他的天人第一策了。

我们先来介绍一下《春秋》这部书,因为董仲舒上来就提到了《春秋》。

《春秋》其实有很多本,先秦各国的史书都喜欢起名叫《春秋》,像什么周、燕、齐、宋、鲁的史书都是这个名字。我在开篇提到的《竹书记年》,其现在的版本里很多地方都与《鲁春秋》相同——除了三代之治的部分。另一个说法是,百国春秋都散佚掉了,余下的大部分都载在《墨子·明鬼》里——看这篇目的名字也知道,基本是些怪力乱神的故事。

所以孔子作的《春秋》书名并不是特别定下的,只不过当时的史书都叫这个而已。

而《春秋》是中国历史上非常非常重要的一部书——或者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一本书。《论语》什么的全靠边站。直到宋朝《论语》才勉强和《春秋》并列,但清代之后《春秋》又再次反超了回去。

《春秋》是真正指引了中国治国政策发展的。

不过必须说明的是,《春秋》的记载实在太简略了,很难看得明白。所谓春秋一字含褒贬,“春秋笔法”就是这样。

如果把《春秋》比作教材的话,于是就有三本辅导书,一曰《公羊传》,二曰《穀梁传》,三曰《左传》。其中《左传》在最开始一点儿都不受待见,刚好和我们现在相反。那时候我们觉得《左传》只不过纯粹记历史而已,顶多文笔算有点儿好看。但《公羊传》与《穀梁传》可是阐发《春秋》之微言大义的!

不过《春秋》其实还有几本辅导书,《邹氏传》与《夹氏传》,可惜失传了,南宋胡安国后来写过《春秋胡氏传》,元明两代很推崇,但后来就没落了。

汉代时“公羊学”与“穀梁学”是相当对立的两家学派,“穀梁学”的大牛叫瑕丘江公,“公羊学”第一高手就是董仲舒。这俩人在武帝面前有过对决,结果不用说也知道,毕竟现在董仲舒大名鼎鼎,而一般人谁认识什么瑕丘江公啊。

董仲舒上天人三策,其以《春秋》为核心阐发的思想,基本是以《公羊传》为基点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