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他与跟他分居9年第二任妻子林美贞复合了,因为她那有点脑残的前夫要和年轻女友生小孩

无敌浩克 再掀卡漫旋风 azuo 2008-06-15 12:19:40来源:

如果不是《海角七号》,或许我们还是不会这么严重的关心台湾电影,其实在大陆也和台湾一样,不看海角是有很大的社会压力的。否则,你怎么和别人有共同语言去说茂伯的可爱,或者友子的美丽?

近日,孙兴跟分居9年的第二任妻子林美贞复合了。说得恶俗一点,这就是一个小三战胜了大婆、熬走了小四,终于修成正果的故事,完全就是一部八点档电视剧……

无敌浩克

有人说,《海角七号》最大的感动就是向小人物致敬,也有人说是台湾文化的集中表达,当然,《海角七号》也传承了台湾电影的一贯风格:即兴式的街头或者乡间实景拍摄,喜爱非职业式的表演,不煽情,追求自然、朴素、平实的风格,力求还原生活的本来面貌,再现原生态的现实。画外音、长镜头,情绪张力及诗意氛围……他们都是台湾历史与民众命运的生动篇章,一种最真实的生活状态。

孙兴林美贞

本周多部精采新片上映,是周休二日的最佳休闲选择。

生命在大多数时候都显得十分震撼。看《蝴蝶》的时候,我很容易就想到了这三个词:灵魂、归宿、梦想。《蝴蝶》围绕一哲(曾一哲饰)展开的。一哲母亲的故乡兰屿的方言中,没有“蝴蝶”这个称呼,兰屿人称之为Babanalidu,意为“恶魔的灵魂”,是生者的“恶魔”和魂魄升天的“灵魂”组合而成,所以电影的名字去起为“蝴蝶”。

“一见杨逍误终身,再见杨逍空余恨”,还记得《倚天屠龙记》中那个坏坏的杨逍——孙兴吗?最近他与跟他分居9年第二任妻子林美贞复合了。说得恶俗一点,这就是一个小三战胜了大婆、熬走了小四,终于修成正果的故事,完全就是一部八点档电视剧……

无敌浩克叙述科学家布鲁斯班纳,一直在查找能够治好感染他体内细胞的伽玛辐射的方法,因为他受到感染后,被激怒时,就会释放出无穷的力量,成为他的分身─浩克。因此,布鲁斯已经消声匿迹好一阵子,刻意躲避他深爱的女友伊莉莎白,也切割他以往生活中的任何关系。军方想捉他,利用他的超能力做为武器。为了改变这一切,布鲁斯面临重要的抉择:以凡人的身份过着宁静的生活,或者在他的怪物分身浩克内心找到英雄本色。

一哲最恨的人,是他的父亲。他的父亲曾经抛弃母亲,带着他的弟弟逃到日本。一哲的母亲后来投海自尽。三年前,一哲为了拯救弟弟阿仁(程毓仁饰)而顶替他入狱。就在一哲坐牢的日子里,仇家阿顺已经壮大到自立门户,并誓言对两家过去仇恨绝不善罢甘休。一哲的父亲为了黑道利益找上了阿顺父子;终于逮到机汇报仇的阿顺,除了羞辱一哲父亲和弟弟阿仁外,更误杀了阿仁的女友,一哲出狱后不能与女友相守,重新过日子,致使两家长久积累的恩怨终于爆发。一哲被不堪回首的新仇旧恨困扰着,愤怒让他先后杀了阿顺以及黑社会的人,甚至自己的父亲。

1

情不自禁爱上你描述萝西是个40岁的单亲妈妈,她是个电视制作人,但是她制作的电视节目女生向前冲可能会停播,因为她的老板想要改成真人秀。她的家庭问题也让她伤透脑筋,因为她那有点脑残的前夫要和年轻女友生小孩,女儿伊丝正值青春期,一心只想和坏学生狄伦玩亲亲。此时,一个年轻的男演员亚当波尔,率直不造作的个性让萝西有了不一样的期待,但是姊弟恋总是被人指指点点。

一哲见到自己的父亲,很快就和父亲争吵起来了。一哲的父亲似乎也愤怒了,用日语和一哲说话,而一是听不懂日语,于是警告他的父亲不要再说听不懂的鸟语,可是他的父亲说自己是日本人,偏要说日语。“你再说一次”,“你再说一次”,“你再说一次看看”,第三次,父亲再次说日语,一哲开枪打死了父亲。

破镜重圆,与林美贞复合了

由导演张作骥执导的蝴蝶,是当今国片罕见的电影类型,叙述刚出狱的一哲,回到了家乡南方澳。三年前,他为了拯救弟弟阿仁而顶替入狱,父亲却带了阿仁一起逃到日本去。对父亲仍充满怨恨的他,始终无法原谅父亲当年去日本发展时,竟狠心抛下了母亲和他,而使伤心欲绝的母亲最后投海自尽。对女友阿佩来说,一哲的出狱,原本是他们幸福的开端,然而一哲父亲和阿仁却在此时回来,挑动了他们父子两代与仇家的敏感神经。一心想重回平静生活的一哲,在面对爱恨交织的父亲与弟弟的处境,能够袖手旁观吗?对于一心深爱他、期待长相厮守的阿佩,他又该如何交代呢?

影片里面还有很多类似的场景。一哲在决定去复仇之前,在母亲的忌日回到了自己的出生地,他向那里的男女老少打听一个人,但是,我们都不记得这个人,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那个名字就是自己。在母亲的坟上,一条蛇钻进母亲的坟墓,一哲忽然走上前去,一把抓住蛇,把蛇头活生生咬掉了,蛇血祭母,那是多么悲壮,一哲插干嘴巴上的血,说了一句话:妈妈最讨厌的就是蛇。

据说,孙兴于近日在希腊爱琴海与林美贞正式复合。沉浸在破镜重圆幸福中的林美贞6月12日忍不住在自己的Facebook上泄露了天机:“面对如此迷人的景象,我hun了……但愿我的幸福快乐,从这开始蔓延到永远。”但面对记者的求证,林美贞只是含混不清地说:“那个hun也可以是昏啊,没有很正式啦。”她说,只是简单的拍照,对于复合一事低调承认。

日片二分之一的友情,描写我们憧憬的女高中生莉娜,认为朋友是非必要的,只有在有需要的时候才利用的东西罢了。当病魔突然袭击莉娜时,朋友逐渐的疏离,莉娜在绝望下,打算自杀,就在自杀的当下,面前出现了小学同学真希。真希在自己的胸口插上小刀,痛苦呼喊着:我也能体会和你同样的疼痛。因为我们是朋友。,真希为了朋友而赌上生命,才让莉娜学会存活的勇气,让她从想死的心情去了解知道真正的友情。

所有的电影画面,都没有任何惊心动魄的音乐;即使电影里面充满了打斗,也没有稀里哗啦的动作配音,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而又真实,好像这一切都是必须的。很少用煽情的特写和背景音乐,对人物也几乎没有任何外露的渲染,只是静静填在一个个零碎的镜头里。

林美贞还表示,两人其实并没有办离婚,只是分居,而且一直瞒着儿子。也就是说,他们多年来还一直扮演着夫妻。2013年7月时,就有媒体拍到孙兴跟林美贞悠闲地并肩坐在海边,让人以为两人已复合。

到最后,一哲被杀害了。黑帮份子将一把锋利的长刀从背后刺进一哲的身体,忽然一只蝴蝶飞来,落在滴着鲜血的刀尖上,然后再次翩翩起飞。这位具有日本血统的台湾人一哲,躺在蝴蝶园中度过他生命的最后几秒中,脑海里出现的是从未经历过的未来,以及从前在北台湾港市的成长过程……

2

包括《蝴蝶》在内的很多电影中都一样,你可以看到很多熟悉的名字,演员和剧中人的名字经常是一样的,或者高度相似,演员就像是在表演自己,摈弃戏剧化的表演方式,还有很多非职业演员的真实自然表演。再比如张震、张国柱父子在杨德昌导演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中出演父子,甚至连名字都没换,赖声川的女儿赖梵耘演小妹,剧中的名字是张芸。

四角恋情,堪比八点档剧集

《蝴蝶》的导演张作骥把电影被分成了几个部分,每部分的名字分别是:萤火虫与长颈鹿、傀儡、沉没、拥抱、背影、沉浮之间、寻找、灵魂、恶魔、梦、蝴蝶,很像一篇散文。如果电影给这些画面配一些惊恐悲壮的音乐,或许不会那么压抑,正是这么真实而有震撼的场面,正是《海角七号》茂伯的日语和他骂人的娴熟,还有小女孩的歌,才让电影从内心深处真实的打动每一个观众。

孙兴的感情史是一个堪比八点档电视剧的故事。一开始,孙兴的妻子是作家潘阳,两人已经诞下了一个女儿彤彤。但风流的孙兴在一次社交活动中认识了马来西亚小姐冠军林美贞,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彤彤诞生不久后,孙兴跟潘阳离婚,并跟林美贞注册结婚,两年后生下儿子孙恒。

再看《囧男孩》里头那两个男孩,他们是死党,他们的家庭都不完整,一号的妈妈下落不明、爸爸精神失常,二号干脆是与“自私、不爱他”的嬷嬷一起生活。

结果小三上位还没5年,2005年,孙兴又故态复萌,为了小自己15岁的四川姑娘骆莉娜再一次背叛家庭。“有次和朋友一起唱卡拉OK,她就似乎从天而降出现在我面前,然后问了我一个足够让我倒立的问题:你怎么那么像孙兴!不小心认识之后,我发觉我找到了生命中的最爱。”孙兴说。

他们都没名字的,一号不停的说谎,二号却什么都肯相信,所以再荒唐、再无聊,二号都兴冲冲地去。两人还时常联手编造谎言作弄同学,老师那他们没办法,于是就罚他们放学留在图书馆里看书,因祸得福,两个男孩因此拥有了一个色彩斑斓的童话世界,暂时远离了成长的痛苦。

这次劈腿,一劈就是十年。2011年,孙兴在北京涉毒被捕,骆莉娜也一同落网,这对“毒海鸳鸯”引发一时轰动。因为当时喜欢孙兴的人很多,震惊又愤怒的粉丝们都把孙兴的沉沦归咎于小女友,说一定是骆莉娜带坏了孙兴。

他们也有梦想,比如省吃俭用存钱去玩恐怖滑道,但是二号码经不起其他游戏的诱惑,一念之差将共同梦想背叛,这成为两人友谊破裂的导火索,其后一号为挽回友谊,做出惊人决定……

但孙兴在这件事情中显得非常爷们。被捕时,他显得非常平静,只有说起女友时才湿了眼眶。他说,自己吸毒是因为太空虚,两段失败的婚姻也让他很难过,看到骆莉娜整天没有工作无所事事,便拉她一起玩玩。一开始只是寻刺激,当孙兴想让骆莉娜悬崖勒马时已经晚了,“我宁愿扇自己耳光都想让她戒掉,但是已经戒不掉了”。

如果说《海角七号》是站在大人的角度看台湾的话,那么《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和《囧男孩》便是站在孩子的角度,用他们相对单纯的眼光看待对他们而言太过巨大,而有显得十分真实的世界,他们有他们的世界,有他们的情感和“社会关系”,有他们的梦想。两个男孩的行为也许超“囧”,情感相比成人,却是真过百倍,他们的世界有时候比成人真实很多。

去年1月,孙兴还给骆莉娜庆生,当众贴脸搂抱亲吻,还大呼“我最爱的女人,生日快乐”。没想到,短短几个月工夫,两人却已分道扬镳。

总觉得台湾导演不是在用胶片拍电影,而是拿一架放大镜冷静观察,所有细节、小人物都得以最大程度地展示,导演只是躲在一个角落,不动声色的记录。电影艺术家在台湾大概就是这么一个角色,把一些司空见惯而又十分重要的东西,用画面语言表达出来,引起人们的重视。这种感觉,像极了杨德昌导演的电影《一一》,阿弟看到外甥洋洋为他的后脑勺拍的照片——“你自己看不到,所以我拍给你看”。

3

年过五旬,仍喜欢流连夜店

就在这混乱的四角关系中,孙兴也没有停止过寻欢。据媒体报道,2013年海天盛筵涉嫌淫乱趴时,孙兴就被曝参与其中。网友发出他白天乘船出海和晚上参加活动的照片,但他坚决否认,说自己定居海南,当天是前往现场跟朋友打个招呼而已。

而后不到半年,孙兴又被爆流连夜店,对着搔首弄姿的跳舞女郎一阵狂拍,还跟一个穿黑丝的女友人全程亲密。当时媒体的标题都是“50岁孙兴流连夜店”、“五旬孙兴夜店买醉”。

4

贫苦出身,放荡不羁爱自由

与很多从小家境良好,所以打年轻起就在女人堆里徜徉的人不一样,孙兴其实是苦出身。

他生在广州,长在北京,家境十分贫寒。全家决定到香港谋生时,口袋里只有5块钱,幸好有当地亲戚接济,才安定下来。小学读到五年级的时候,由于家中负担过重,孙兴自觉退学,借了别人的身份证顶替母亲到工厂打工。11岁时,孙兴还差点被拐卖。当时他和弟弟在火车站走丢,被人贩子拐跑关到一个房间里。被拐第六天,他和弟弟瞅准机会逃了出去,并好运地遇上巡警,被送回母亲身边。

因为外形出众,1986年,第一届亚视“电视先生”大赛在香港隆重举行,孙兴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报名参加,结果一举夺得冠军,从此踏入演艺圈。真正让孙兴开始声名鹊起的,是他在《希望之鸽》中饰演原田浩二。当时女一号是曾华倩,他饰演的角色不择手段想要娶到曾华倩。据说原本安排浩二20集就挂,但由于反响强烈,浩二一直活到剧终。不过,他最深入人心的角色还是《倚天屠龙记》里亦正亦邪的杨逍。曾经有媒体评价孙兴作为演员的风格——因为苦难,所以疯癫,这也可以作为他生活的注解。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