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许世友掀翻在地,王树声的卫士何福圣

哪位大将的警卫与许世友比武将许世友丢翻

2016-06-28 23:05:07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广告id2-600×50

王树声的警卫员何福圣,绰号崽哥,家住河南光山县仁和集。何福圣10岁那年,父亲决定让
他拜武林高手邱固元为师,随邱学习武艺。邱固元师承僧门高手,拳脚器械无一不通,内功
更是十分了得,曾在一个赶集日里当街一拳打死一头疯牛而名声大噪,所以就连这一带的悍
匪都对他畏惧三分。能跟这样的武师学艺,何福圣自然高兴异常。

图片 1

师父对徒弟要求很严厉,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从不懈怠。在邱固元手下足足学了七年功夫
的何福圣,已长成高大壮实的小伙子,而且功夫在师兄弟中也算得佼佼者。

1931年9月的一天,鄂豫皖一带大名鼎鼎的老三十团团长王树声特意前来仁和集武馆拜望邱
固元。他带了一个班的红军,有长枪也有短枪。邱固元很佩服这位二十来岁的青年团座。为了显显自家气派,师父特地挑选了何福圣和七个精神抖擞的师兄,一式对
襟黑短褂,一色崭新的驳壳枪,齐整整地立在他两边。

师父设宴款待王树声,何福圣和一帮师兄则在
外面的大坝子上陪红军士兵畅饮。送走王树声的当天晚上,师父就叫徒儿们把仁和集的三百多名赤卫队员全部通知到武馆院子里。邱固元当众宣布,他已接受王树声
团长的劝告,把仁和集保民团的队员拉到新集去参加红军,不愿跟他走的不勉强,愿意跟他投红军的,回去安排一下,天一亮就随他出发。

图片 2

有人便提议到
附近,的城隍庙坝子上去。于是他在百余名警卫员的簇拥下到了城隍庙。何福圣先打了一路
增门的看家拳“虎抱头”。稍一凝神,把气运上,一个覆手便打将起来,气势风猛而动作干
净利落,顿时激起一片叫好声。走罢拳,何福圣又找来了一根木棍子代剑,舞了一套“惠灵
剑”,赢得了众口喝彩。

没想到第二天上午一到会
场,邝继勋军长的警卫员李守贵给他透风,说十二师的许世友团长
,听说何福圣武功了得,一会儿要来会会他。何福圣一听就急了,这许世友出院后刚调到红
十二师当上了团长,而自己只警卫员,怎好和这位全军知名的大英雄比武?而且他早就听说
许世友在少林寺当过几年和尚,武艺高强,尤擅腿功,心里不免有几分敬畏。

会间休息时,就见一大
群党代表走出竹棚,来到了坝子边上,王树声副总指挥也在里面,他
笑呵呵冲何福圣喊:“崽哥,快过来。这位是许团长,他听说你武功厉害,一定要来以武会
友,你莫怕他,把他丢翻了,我这里有赏。”许世友笑嘻嘻地把军帽揭了,紧紧腰带,嚷道
:“谁丢翻谁,还得拳脚上见哩,莫把话说早了。”何福圣见大呼小叫着赶过来看热闹的人
越来越多,便紧张地说:“许团长,我们……以武会友,点到即止。”

图片 3

许世友咧嘴一笑,豪爽地说:“你莫怕!我要挂了红、带了彩,决不怪你。我们都是会家子
,武德为重嘛。”说罢,亮了亮招,示意他招架,紧跟着就攻步上前进击。何福圣只好出手
相迎,几招过后,他见许团长底盘扎实,身手朴实严谨,绝非花架子。但许似未摸到何福圣
的虚实,所以也不敢贸然起腿。交手十余个回合,谁也没占到便宜。王树声在一旁见自己的
警卫仅是一味游走闪避,不敢主动攻击,知道他心中有压力,就大声喊着给何福圣打气助威
:“崽哥,莫打让手!丢翻了他,我赏你两板子弹!”警卫员们也一齐吼喊:“崽哥,上、
上!”

这一阵带有明显倾向性的助威声显然刺激了许团长,只听他大喝一声:“小心,我来了!”
话音刚落,他便展开猛烈攻势,何福圣虽仍是一味游走闪避,却渐渐看出许在急欲求胜中露
出了可乘之机。

此刻,观战的人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将他们围了个密不透风。何福圣偷眼看到不久前刚到鄂豫
皖的张国焘主席与邝继勋军长等好些高级首长也都站在一旁观看,他心想,无论如何,还得
让许团长下得了台。于是他便以“克法”出拳,让许团长占尽上风。

图片 4

许世友果然腿上功夫厉害,裹风挟雷,频频向对方袭来。何福圣暗暗聚起内功,当许世友又
一腿向他腰部扫来之际,他提足气、牙关一咬,身子猛地一扭,装着避闪不及的样子,用肩
背之际硬接了对方一记飞腿。围观者看来他是重重地挨了一下,许世友却不糊涂,脸上顿时
露出惊讶之色。然而他这一腿已让何福圣胸中有数,再度交手时见许团长刚一起腿,何突然
急步上前“抢背”,紧跟着一记“劈山靠”,将许世友仰面朝天地掀翻在地。顿时,掌声、
喝彩声打雷一样响起。

何福圣慌忙上前,双手去搀许团长。许世友一跃而起,连声道:“厉害,厉害!暗地里让着
我三分,我许世友仍不是他的对手。”邝继勋军长笑道:“你这许和尚,刚从医院里出来,身虚力乏,咋能登场较技?”

“小鬼,叫什么名字?干什么工作啊?”张国焘满面笑容上前问何福圣。在后人看来,张国
焘是一个历史罪人,可是,那时候的张国焘就是共产党的化身,威风凛凛,赫赫有名。

“报告主席,”他向张国焘行了个军礼,大声回答,“我叫何福圣,是王树声副总指挥的警
卫员。”张国焘赞扬道:“好,很好!红军战士,就要像小何同志这样,精精神神,会打枪
,会武功,上了战场,才能以一当十。”

图片 5

随后张国焘拍了拍站在他旁边的王树声的肩膀,笑
着说:“小何是红四军中的一个宝,你要给我好好爱护哟。”

话虽如此说,王树声却已经没有机会来爱护这位“爱将”。不久苏区政治保卫局局长周纯全便通知王树声,速调何福圣去担任张国焘主席的警卫员!夜里,王树声叫伙房宰了一只鸡,给何福圣饯行。

次日一早,何福圣得意洋洋地走马上任,当上了战友们开玩笑说的“脚前带刀侍卫”。那时怎么也没想到,他踏上的竟是一条充满风雨泥泞的人生路。

哪位开国中将一生擒毙61位国军将军?

湖北省麻城县人。一九二七年参加黄麻起义。一九二八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麻城县独立营通信班长,独立团通信排排
长、连政治指导员,红十三师三十八团共青团委书记,红四方面军总部参谋,红九军作战科科长兼教导队队长,第三十一军作战科科长兼教导营营长。参加了长征。
抗日战争,任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作战股股长,补充团参谋长,三八六旅参谋长兼太岳军区参谋长,南进支队司令员,太岳军区第二军分区副司令员。解放战争
时期,任晋冀鲁豫军区第四纵队十旅旅长,第二野战军十三军军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兵团军长兼滇南卫戍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海
军参谋长、副司令员、顾问。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是第四、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1949年2月,周希汉将军被任命第十三军军长。是时,第二野战军政委邓小平与周谈话。

图片 6

小平曰:“周希汉,你早就该当军长,晓不晓得为什么到现在才提你?”

将军答:“是不是骄傲?”

小平点头,曰:“对头,就是要杀一杀你的傲气。”

将军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知道自己的这个缺点,就是改不掉。”

小平正色,曰:“改得掉也得改,改不掉也得改。必须得改!”

周希汉将军,湖北麻城人。

父名周企耀,佃农。前妻因病早夭,36岁续弦,40岁得子希汉,三世单传。

将军出世后,有风水先生为其看相曰:“此子有王侯之相,傲物之形,奔忙之命。”

陈赓大将曾为周希汉将军“批八字”曰,“周希汉是癸丑年生的,‘癸’不得了。天在人头上,他这个家伙敢叉开双腿,把天骑在下面。这么大的脾气,谁敢惹他?”

周希汉将军瘦小,眼光上视,嘴角下斜,若藐视态,自称“天下第一瘦”。

图片 7

红军时期某日,通信连长谢家庆俘虏一国军军官,奇瘦无比。周希汉将军见之,与其比肩而立,大喜曰:“这狗日的比老子瘦多了。好了,老子不是天下第一瘦了。”

1930年,徐向前元帅初见周希汉将军,叹曰:“长得单薄些。”
将军对曰:“将在谋而不在勇,关云长身材高大,不也打败吗?诸葛亮、庞世元长得如何?不也打胜战吗?”
元帅闻之暗喜,继指地图考将军。是时,将军不识地图为何物,即答道:“我看不懂。你能教我吗?”
徐帅闻之又喜。将军又曰:“我肯定能学会,没有学不会的本事。”
徐帅大喜,以掌拍其脑曰“是块好料。”

抗日战争时期某次开会,有人提及周希汉将军,毛泽东问;“就是险些被张国焘砍了脑壳的那位嘛,听说打起仗来很会动脑筋。”
陈赓大将对曰:“他有个绰号呢,叫——瘦子!是我给他起的。”
并用两手比画:“喏,这样瘦!” 太祖哈哈大笑,曰:“我见过,我见过。”

八路军三八六旅旅长陈赓、政委王新亭、参谋长周希汉。陈赓腿有伤残,人称“瘸子”;王新亭高度近视,戴眼镜,人称“瞎子”;周希汉奇瘦,人称“瘦子”。故而,三八六旅人皆称之为“三子部队”。

何畏,广东人,红四方面军九军军长,性暴烈,尤爱棍棒伺候。

红军时期某战失利,何畏迁怒于时任九军作战科科长的周希汉将军,将军当场顶之。

图片 8

何畏大怒,曰:“老子毙了你!” 连发五枪,将军侧身挺立,仍目瞪何畏,无恙。

后将军曰:“何畏枪法不行,老子命大!”

何畏曰:“老子不过吓吓你,那舍得真打。”

何畏命令打将军二十军棍,被送进医院了伤。

后何畏有悔意,特意到医院看望,并交代医院政委董贤映:“对周科长要特殊照顾好。”
何畏曰:“给周科长炖一只母鸡,没有就到老百姓那里去搞。”
院长不懂广东话,何畏取纸笔写道:“炖鸡婆,加天麻”。继改“鸡婆”为“鸡母”。(广东人称母鸡为“鸡婆”,四川人称母鸡为“鸡母”。)

人谓“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广东人说官话。”

何畏讲话,广东人亦难懂。为此,何畏连换几任参谋。周希汉将军到任后,细心琢磨军长发音规律,一星期即能听懂军长之广东话。何畏大喜,逢人便夸将军:“这小子他妈的是天才!”

周希汉将军身经百战,全身无一弹创枪洞。人谓将军命大福大,将军则言:“人瘦,目标小,敌人打不着。”
将军身边之参谋、警卫、司机亦无一人有负伤之记录。

图片 9

抗日战争时期,太岳区曾流传歌谣云:

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发起“百团大战”。

第一阶段为正太铁路破袭战,一二九师十个团主力分为中央和左、右三个纵队。

周希汉将军奉命任左翼纵队司令员,负责寿阳至榆次段铁路的破袭。

某日,刘伯承、邓小平至正太前线。邓小平问周希汉:“左翼没有配政委、参谋长,只有你一个,行不行?”
将军未加思索对曰:“不怕,这种短期的任务,有两三个硬一点的参谋就行了。”
刘伯承点头称善,而邓小平略有感觉:这个娃子不简单,但有些子傲气。

百团大战第一阶段发起后,日军出动精锐部队报复,直扑卷屿沟,攻势凶猛。

图片 10

是时我八路军前指和中共中央北方局首脑机关正撤至卷屿沟,仅有一警卫营掩护,情况万分危急。第十六团于羊儿岭与敌激战半小时,主阵地失守。刘伯承正愁手边无兵可调,忽闻周希汉率部赶至羊儿岭,与日军接火。刘帅舒口气曰:“好了,这下是赵子龙来了。”

周希汉率部勇夺羊儿岭,阻击日军至黑夜。后,刘伯承正太战役总结时,表扬羊儿岭战斗“起到了掩护首脑机关转移的重要作用,并使左右两翼得以安全转移。”

国民党军整编第一师第一旅,装备精良,能征善战,号称“天下第一旅”。

旅长黄正诚,曾留学国外,授中将军衔。

1946年9月,时任晋冀鲁豫第四纵队第十旅旅长的周希汉率部与之战于晋南,大捷,生俘黄正诚。

战后,黄正诚见周希汉,曰:“你不是陈赓!”

将军对曰:“鄙人周希汉。”

何福圣慌忙上前,双手去搀许团长。
一跃而起,连声道:「厉害,厉害!暗地里让着我三分,我
仍不是他的对手。」邝继勋军长笑道:「你这许和尚,刚从医院里出来,身虚力乏,咋能登场较技?」「小鬼,叫什么名字?干什么工作啊?」
满面笑容上前问何福圣。
王树声的警卫员何福圣,绰号崽哥,家住河南光山县仁和集。何福圣10岁那年,父亲决定让
他拜武林高手邱固元为师,随邱学习武艺。邱固元师承僧门高手,拳脚器械无一不通,内功
更是十分了得,曾在一个赶集日里当街一拳打死一头疯牛而名声大噪,所以就连这一带的悍
匪都对他畏惧三分。能跟这样的武师学艺,何福圣自然高兴异常。
师父对徒弟要求很严厉,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从不懈怠。在邱固元手下足足学了七年功夫的何福圣,已长成高大壮实的小伙子,而且功夫在师兄弟中也算得佼佼者。
1931年9月的一天,鄂豫皖一带大名鼎鼎的老三十团团长王树声特意前来仁和集武馆拜望邱固元。他带了一个班的红军,有长枪也有短枪。邱固元很佩服这位二十来岁的青年团座。为了显显自家气派,师父特地挑选了何福圣和七个精神抖擞的师兄,一式对襟黑短褂,一色崭新的驳壳枪,齐整整地立在他两边。
师父设宴款待王树声,何福圣和一帮师兄则在外面的大坝子上陪红军士兵畅饮。送走王树声的当天晚上,师父就叫徒儿们把仁和集的三百多名赤卫队员全部通知到武馆院子里。邱固元当众宣布,他已接受王树声团长的劝告,把仁和集保民团的队员拉到新集去参加红军,不愿跟他走的不勉强,愿意跟他投红军的,回去安排一下,天一亮就随他出发。
第二天上午,82个追随者跟着邱固元当晚便赶到新集红三十团驻地附近的一个村子里。带去的人马被编为特务连,师傅任连长,何福圣虽当上个班长,但实际上仍给师傅当保镖。那一
年,他才刚满17岁。
参加红军没多久,红军就大举进攻高家寨。这次打高家寨,许世友担任敢死队队长。不幸的是,他攻到城墙脚下时却被擂木砸中头部,当场昏死过去。幸亏被罗应怀等敢死队员奋力将
他救回,躺了一个多月,命虽保住了,一身武功却从此大打了折扣。
战斗激烈时,老三十团的特务连也拉了上去。几次冲锋下来,邱固元阵亡,还丢了二十来个弟子。何福圣跪在师父的尸体前嗷嗷大哭,邱固元死时还不到35岁。可惜了他一身好武艺,
周身被机枪子弹打成了个蜂巢。
战斗部队撤回新集后,已经升任方面军副总指挥的王树声就将何福圣调去当他的警卫员。实
际上,他还兼任起了武术教官,团部的一帮人都来找他学功夫,连队的不少人也跑来拜师,
因为当时红军中大力提倡官兵习武。这样,军内外很快便传开了:王树声的警卫员崽哥是个
武功了得的高手!
1932年5月上旬,鄂豫皖苏区党代会在新集召开。代表们在竹棚里开会,各级首长带来的警
卫员无事可做,便聚在坝子边上摆龙门阵。他们中的不少人都认识何福圣或听人说起过他的
名字。这时便鼓动他走几路拳脚,让我们开开眼界。小何年轻气盛,禁不住众人捧,想露上
一手,但又担心影响开会,就说在这里不合适,嘈杂起来影响了首长开会可不得了。有人便提议到
附近,的城隍庙坝子上去。于是他在百余名警卫员的簇拥下到了城隍庙。何福圣先打了一路
增门的看家拳「虎抱头」。稍一凝神,把气运上,一个覆手便打将起来,气势风猛而动作干
净利落,顿时激起一片叫好声。走罢拳,何福圣又找来了一根木棍子代剑,舞了一套「惠灵
剑」,赢得了众口喝彩。
没想到第二天上午一到会场,邝继勋军长的警卫员李守贵给他透风,说十二师的许世友团长
,听说何福圣武功了得,一会儿要来会会他。何福圣一听就急了,这许世友出院后刚调到红
十二师当上了团长,而自己只警卫员,怎好和这位全军知名的大英雄比武?而且他早就听说
许世友在少林寺当过几年和尚,武艺高强,尤擅腿功,心里不免有几分敬畏。
何福圣慌忙上前,双手去搀许团长。许世友一跃而起,连声道:「厉害,厉害!暗地里让着我三分,我许世友仍不是他的对手。」邝继勋军长笑道:「你这许和尚,刚从医院里出来,身虚力乏,咋能登场较技?」「小鬼,叫什么名字?干什么工作啊?」
满面笑容上前问何福圣。
会间休息时,就见一大群党代表走出竹棚,来到了坝子边上,王树声副总指挥也在里面,他笑呵呵冲何福圣喊:「崽哥,快过来。这位是许团长,他听说你武功厉害,一定要来以武会
友,你莫怕他,把他丢翻了,我这里有赏。」许世友笑嘻嘻地把军帽揭了,紧紧腰带,嚷道
:「谁丢翻谁,还得拳脚上见哩,莫把话说早了。」何福圣见大呼小叫着赶过来看热闹的人
越来越多,便紧张地说:「许团长,大家……以武会友,点到即止。」
许世友咧嘴一笑,豪爽地说:「你莫怕!我要挂了红、带了彩,决不怪你。我们都是会家子
,武德为重嘛。」说罢,亮了亮招,示意他招架,紧跟着就攻步上前进击。何福圣只好出手
相迎,几招过后,他见许团长底盘扎实,身手朴实严谨,绝非花架子。但许似未摸到何福圣
的虚实,所以也不敢贸然起腿。交手十余个回合,谁也没占到便宜。王树声在一旁见自己的
警卫仅是一味游走闪避,不敢主动攻击,知道他心中有压力,就大声喊著给何福圣打气助威
:「崽哥,莫打让手!丢翻了他,我赏你两板子弹!」警卫员们也一齐吼喊:「崽哥,上、
上!」
这一阵带有明显倾向性的助威声显然刺激了许团长,只听他大喝一声:「小心,我来了!」
话音刚落,他便展开猛烈攻势,何福圣虽仍是一味游走闪避,却渐渐看出许在急欲求胜中露
出了可乘之机。
此刻,观战的人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将他们围了个密不透风。何福圣偷眼看到不久前刚到鄂豫皖的
主席与邝继勋军长等好些高级首长也都站在一旁观看,他心想,无论如何,还得
让许团长下得了台。于是他便以「克法」出拳,让许团长占尽上风。
许世友果然腿上功夫厉害,裹风挟雷,频频向对方袭来。何福圣暗暗聚起内功,当许世友又一腿向他腰部扫来之际,他提足气、牙关一咬,身子猛地一扭,装着避闪不及的样子,用肩背之际硬接了对方一记飞腿。围观者看来他是重重地挨了一下,许世友却不糊涂,脸上顿时
露出惊讶之色。然而他这一腿已让何福圣胸中有数,再度交手时见许团长刚一起腿,何突然
急步上前「抢背」,紧跟着一记「劈山靠」,将许世友仰面朝天地掀翻在地。顿时,掌声、喝彩声打雷一样响起。
何福圣慌忙上前,双手去搀许团长。许世友一跃而起,连声道:「厉害,厉害!暗地里让着我三分,我许世友仍不是他的对手。」邝继勋军长笑道:「你这许和尚,刚从医院里出来,身虚力乏,咋能登场较技?」
「小鬼,叫什么名字?干什么工作啊?」张国焘满面笑容上前问何福圣。在后人看来,张国焘是一个历史罪人,可是,那时候的张国焘就是共产党的化身,威风凛凛,赫赫有名。
「报告主席,」他向张国焘行了个军礼,大声回答,「我叫何福圣,是王树声副总指挥的警卫员。」张国焘赞扬道:「好,很好!红军战士,就要像小何同志这样,精精神神,会打枪
,会武功,上了战场,才能以一当十。」随后张国焘拍了拍站在他旁边的王树声的肩膀,笑
著说:「小何是红四军中的一个宝,你要给我好好爱护哟。」
话虽如此说,王树声却已经没有机会来爱护这位「爱将」。不久苏区政治保卫局局长周纯全便通知王树声,速调何福圣去担任张国焘主席的警卫员!夜里,王树声叫伙房宰了一只鸡,给何福圣饯行。
次日一早,何福圣得意洋洋地走马上任,当上了战友们开玩笑说的「脚前带刀侍卫」。那时怎么也没想到,他踏上的竟是一条充满风雨泥泞的人生路。

许世友腿上功夫十分厉害,以万钧之力频频出击。何福圣暗暗聚起内功,硬是以肩背接了对方一记飞腿。他趁许世友团长再次起腿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上前“抢背”,紧跟着一记“劈山靠”,将许世友掀翻在地。

许世友是如何被何福圣掀翻在地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授衔时,其中有两位出自“少林”的开国将军:许世友上将和钱钧中将。尤其是许世友,武功卓绝,历来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许世友于1945年8月的自传材料中说:“我九岁开始到少林寺学武,主要的原因是没有饭吃,要找个地方吃饱饭。”“这些年中,我学会了十八般兵器,也学过飞檐走壁,我下了苦功夫。这对自己觉得了不起,称得起英雄好汉,将来要打尽人间不平事。”

殊不知,强中更有强中手。在一次比武中,许世友却输给了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这位年轻人名叫何福圣,是红四方面军战士,初为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王树声的警卫员,后为红四方面军高统帅张国焘的警卫员,被战士们戏称为“带刀侍卫”。

何福圣是河南光山县人,10岁时拜武林高手邱固元为师习武,练就了一身超人的武艺。1931年,师傅邱固元带领包括何福圣在内的82人,一起参加了鄂豫皖一带大名鼎鼎的老三十团团长王树声的红军队伍。王树声升任方面军副总指挥后,就将何福圣调去当他的警卫员,并兼任了武术教官,教红军战士们武艺以强身健体。

1932年5月上旬,鄂豫皖苏区党代会在新集召开。王树声副总指挥对何福圣说:来开会的许世友团长听说你武功厉害,很是好奇,一定要以武会友,与你交交手。你莫怕他,胜了他,我赏你两板子弹!

许世友时任红四方面军第四军第十二师三十四团团长。他笑着把自己的军帽脱掉,跳进场子,拉开架势,何福圣被迫“应战”。一时间,围上来了很多人,场面甚是热烈。连同张国焘与邝继勋军长等好些高级首长,也都凑来看热闹。

交手十余个回合,谁也没占到便宜。王树声在一旁见自己的警卫仅是一味游走闪避,不敢主动攻击,知道他心中有压力,就大声喊着给何福圣打气助威,让他一定拿出真本事来。围观的人也不断叫喊,希望双方都能全力以赴,一定要决出胜负。

许世友此前曾受过重伤,虽已养好,但其武功难免打折扣。他展开猛烈攻势,何福圣却看出许团长在急欲求胜中渐渐显露破绽。

许世友腿上功夫十分厉害,以万钧之力频频出击。何福圣暗暗聚起内功,硬是以肩背接了对方一记飞腿。他趁许世友团长再次起腿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上前“抢背”,紧跟着一记“劈山靠”,将许世友掀翻在地。

刹那间,围观的人群沸腾了,掌声雷动。何福圣连忙搀扶起许世友团长,脸上写满了歉意。许世友爽朗地笑了,夸赞何福圣确实身手不凡。

现场观看的张国焘对何福圣很喜欢。不久后,他点名让何福圣去担任了他的警卫员。此后,何福圣跟了张国焘6年,从鄂豫皖到延安,从警卫员一直干到内卫排长。直至1938年张国焘叛逃时,何福圣才在西安火车站与张国焘彻底分手,从此天各一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